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文明建设 >
四川信托背后的“庞氏骗局”
【发布时间:2021-11-25】 【作者:admin】

  公司实控人宏刘沧龙先生因涉嫌背信运用受托财产罪被成都市公安局采取刑事拘留措施。

  在宏达股份公告实控人刘沧龙被刑拘后,四川信托也和委托人召开了一次沟通会,并于6月11日在官网发布了《沟通会会议纪要》(以下简称“纪要”),“纪要”显示,三大中介机构已于5月中旬进场工作,预计8月将出具四川信托关于清产核资的正式报告。纪要除了通报近期四川信托实控人刘沧龙因涉嫌背信运用受托财产罪被采取刑事拘留措施外,还对清产核资进展、风险项目处置等进行了通报。

  另外,截至目前,四川信托仍未发布2020年年度财报,四川信托债务遗留问题在很长一段时间内都未能得到有效解决,大量投资者资金仍没有追回。

  作为“宏达系”的核心金融平台之一,四川信托于去年5月份突然爆雷:申鑫系列、百福系列等多只TOT产品无法正常兑付,涉及规模约250多亿元,自然人8000余名。据《财经》从6月7日四川信托第十三次委托人会议上获取的数据,四川信托当前资产只包括现金15.52亿元,其他资产23.36亿元,可谓杯水车薪。

  此外,由于房地产信托业务亦是四川信托资产的重要部分,因此,佳兆业、泰禾、中梁、俊发、石榴等地产圈企业也被波及。

  起初四川信托也尝试通过变卖自有资产、转让子公司股权、增资扩股以及引进战略投资者等方式“自救”,但最终未能度过危机。之后,四川银保监局联合地方政府派出工作组入驻,并限制了“宏达系”在四川信托的股东权利。

  自从川信被银保监会点名后,就有委托人向银保监会提交信息公开申请,内容包括:公开宏达集团等四股东违法违规事实;最终处理决定;是否已将违法行为证据向公安机关移交、移交时间及受理机关。

  5月14日下午,银保监会公开重大违法违规股东,四川信托四大股东——四川宏达(集团)有限公司(下称“宏达集团”)、四川宏达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宏达股份”,600331.SH)、四川濠吉食品(集团)有限责任公司(下称“濠吉集团”)、汇源集团有限公司(下称“汇源集团”)榜上有名。

  银保监会表示,本次公开坚持依法合规的原则,结合近期执法情况,对违法违规情节严重且社会影响恶劣的股东,坚决予以公开。这是四川信托发生兑付危机后,银保监会首次公开披露四川信托四股东违法违规情况。

  据媒体调查,多位四川信托内部人士表示,四川信托经营基本已经停滞,“大家没什么活儿干,就发基本工资”!成都经侦部门4月初口头对他们表示,四川信托已被立案调查,实际立案时间应是1月份。

  四川信托到底有多少债务?产品具体投向了何处?250多亿元资金缺口是如何形成的?

  截至目前,四川信托尚未有审计结果公布,这也直接引发四川信托某理财经理在川信内部会议上谴责四川信托玩弄“庞氏骗局”并坑害委托人,要求四川信托披露底层资产以及与安信信托之间的信用贷情况。

  此外,有媒体报道:某央企信托内部人士表示,四川信托债务问题比较棘手,底层资产穿透核查难度较大,甚至有的产品几乎没有底层资产做支撑,所以清产核资近一年也并未对外公开审计报告。在刘沧龙掌控川信期间,大量资金被自融或挪用,可以说风控全线处于未监管状态。资金流向查不清和暴雷数额巨大,是引进战投最大障碍。

  在2020年6月投资者收到四川信托无法兑付本息和产品无限延期通知之时,当地的监管机构就表示,四川信托大量开展违规业务,隐瞒资金真实投向,项目资金大量存在股东挪用等违法违规行为。

  从目前可查询的信息看,四川信托发行的锦江、申鑫、芙蓉、申富、汇鑫等产品均为TOT产品,预期收益率多在8%以上。但这些信托产品背后暗含借新还旧、期限错配、短募长投等违规操作。

  更为糟糕的是,房地产信托业务作为四川信托的核心业务,很多信托产品的底层资产堪称垃圾资产,很多都是烂尾楼项目,项目所在地也多为三四线城市,且融资项目的幕后主体非百强房企,但信托投资者对该产品底层资产状况一无所知。

  许多投资者在查询四川信托官网发布的信托计划管理报告时发现:爆雷后的《信托计划管理报告》悄然发生了变化,无声无息的增加了“资金投向”内容,即所谓的“底层资产”!“资金投向”本应在潜在的投资者成为正式委托人之前或第一期管理报告中披露,四川信托却来个本末倒置,应该披露时没有披露,爆雷后硬塞一个!

  其实,也不难理解为什么爆雷前四川信托不披露底层资产,如果四川信托在发行前对投资人披露底层资产是投向烂尾项目、上海国之杰等这类底层,还会有投资人买吗?

  此前,四川信托某理财经理在川信内部会议上甚至直接发问:“我们到底是川信还是安信,但凡买了川信3个项目以上的没有不碰到国之杰投资公司(实控人为安信信托控制人高天国)的,公司将这么‘垃圾’的底层资产包装出来卖给个人投资者,风控是怎么做的?川信和安信涉及的交互融资规模有多少,能不能将数据公布出来?”

  四川信托和安信信托之间的关系,首先要从四川信托实控人刘沧龙与安信信托掌舵人高天国的私交说起。

  二人为四川老乡,相交甚深,并同属四川商界叱咤风云的“达州帮”,派系成员“抱团”互保是常规玩法。

  安信信托有多笔资产计划投向了高天国旗下的上海逸合资管,后者2015年股东名单中曾短暂出现过四川信托身影,当时持股比例高达26.12%,但时间不足3个月。此外,四川信托还在 2015 年通过控股上海国正投资入股高天国旗下的另一家公司国之杰投资发展有限公司,后者是安信信托资金挪用的主要工具。

  到了2017年,四川信托与安信信托互发产品已经成为业内公开秘密,四川信托更是为安信信托连发17只产品融资。另有媒体报道,近年来刘沧龙将旗下宏达集团等多项资产做了股权出质,输血者主要还是安信信托。

  2019年,安信信托暴雷;2020年3月,沪银保监银罚决字[2020]4号公布了安信信托31个违法违规产品,此外,安信绝大部分产品都存在着不同性质、不同成功的违法违规问题,涉及信托资金上千亿。2020年6月,“安信王”高天国因涉嫌违法发放贷款罪被上海市公安局刑拘,旋即保外就医,安信信托启动重组。

  相比刘沧龙可能面临的处罚,投资人们更关心四川信托会走向何处,自己的钱还能不能要回来。

  四川信托称,属地政府部门与省内外有意向的战略投资者多次沟通重组事宜,后续将通过清产核资进一步摸清底数,更好地推进重组工作。

  “监管工作组积极配合司法机关加大追赃挽损力度。同时,进一步推动股东分红回填、风险项目责任人绩效薪酬追索扣回工作,必要时协调采取相关司法措施。”

  截至6月11日收盘,该股股价报2.19元/股。高峰时,宏达股份股价一度达到41.34元/股的高点,14年间800亿市值灰飞烟灭,财务状况更是每况日下。

  截至今年一季度末,刘沧龙通过宏达实业持有宏达股份26.88%股权,对应当前市值十亿元左右,昔日百亿身价只剩下了零头。

  2020年年报显示,宏达股份2020年净利润巨亏22.46亿元,原因是对四川信托长期股权投资减值归零。

  今年初,刘沧龙在宏达集团的新年贺词还是雄心万丈:“2021年,让我们同时间赛跑、同历史并进,进一步强化机遇意识和风险意识,坚持系统观念,坚定必胜信心……办好企业自己的事,履行企业公民应有的责任……”